第一百零四章 归云峰(1)

长风一梦入轮回最新章节,更新最快小说网!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.yeyexs.cc

    清晨的曙光,透过如白纱般的薄薄雾气,洒满整个雄飞峰,枝头上的鸟雀也叽叽喳喳地叫着,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。

    小九脚步急匆匆,穿过回廊赶到楚晴房前,正欲上前,却见小胖熊袋袋站在外门,拦住了去路。小九一愣道:“大家都在饭堂,准备开饭了,我是过来叫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看了看小九,又转身指了指屋内,做了个睡觉姿势,然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小九会意道:“你意思是晴儿还在睡觉?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点了点头,上前一步,插着腰一副不许任何人靠近的姿势。

    小九想了下,又道:“不如这样,我看饭菜也不多,你不如先去饭堂吃饭,我帮你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听吃饭,小胖熊袋袋口水都快流了出来,想也未想,点了下头,便向回廊上走去,可方迈出几步,又仰头看了眼天空,突然又停住脚步,转身走回到房门前,又拦在那里。

    小九见其未上当,便想了想,姑且让楚晴多睡一会,也不是坏事,便道:“那你在此守候吧,晴儿醒了,记得告诉她来吃饭。”见小胖熊袋袋点了下头,才迈步向饭堂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剩下可怜巴巴的小胖熊袋袋,脑海中幻象着饭菜的美味,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,但转身看了眼房内丝毫没有动静,又目光坚定地守在了自己的岗位上。

    小九进屋落座,见众人未动碗筷,仍在等候,便大致说了一下原因。

    风疏竹笑道:“今日也无事可做,那就让她多休息休息吧,我们先开饭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表示赞同,但方端起饭碗,却听门外“嗖”地一下传来一声破空声。众人侧目,见门口处一暗,遮住了阳光,看衣着却是静尘子道长,只听他风风火火地道:“风少侠,水女侠,今晨得到消息,掌门真人明日清晨便可出关。为了能尽早见到掌门,特邀请两位今夜到归云峰住宿。”

    闻言,风疏竹放下手中的碗筷,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水凌月未言语,停下手中碗筷,看着静尘子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听静尘子道:“那,贫道就在外面等候,两位放心用餐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笑道:“辛苦道长特意跑来一趟,天色如此之早,想是应还未用餐,不如坐下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向门外边走边道:“归云观早课很早,贫道已经用过饭食,我也是好久没在这雄飞峰上走走,此时正有时间,诸位放心用餐。”众人点头,目送静尘子走出屋门。

    风疏竹转头拿起碗筷道:“小九。”闻声小九应了一声,风疏竹接着道:“晴儿还要你多留心下,我怕她醒来见我与水女侠去了山上,会私闯归云观,惹出什么麻烦来。”

    小九脸上一喜,点头道:“风大哥放心,我会照顾好晴儿。”好像他十分喜欢这项差事。

    段婆婆看了眼水凌月,也道:“你们尽管放心去吧,老身也会陪着晴儿的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点头,拿着筷子示意大家道:“不要光说话,我们可以边说边聊,这归云观的素斋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待众人送走静尘子、风疏竹与水凌月三人,楚晴尚未醒来。段婆婆便与小九一道带着橘猫丫头来到屋外,看到小胖熊袋袋仍然站在门外,眯着眼睛,晒着眼光,坚守着自己岗位。

    段婆婆看了眼身后跟来的小九,笑了下,又转身对小胖熊袋袋道:“怎么,今天你如此有毅力?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闻声,警觉地睁开眼睛,看了两人一眼,又将目光转向橘猫丫头,眼珠骨碌骨碌转了几下,方用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段婆婆又笑道:“是晴儿要你守候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闻言,露出一脸神圣模样,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段婆婆点头道:“想不到,你却是如此衷心。有你守候在此,我们也放心了,等晴儿醒了,你与她说声,就说婆婆找她有事。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目露诚恳地点了点头,然后目送着段婆婆身后的橘猫丫头远去,抬起爪子,挠了挠额头,似是有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小九也站在小胖熊袋袋身旁,一同目送段婆婆远去,只是他的目光放在了那佝偻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小九转过头来,笑着看了眼小胖熊袋袋,故意提高了嗓门道:“今天的饭菜可真香啊,归云观的斋菜真是闻名天下。”说完斜着眼睛,用眼角偷瞄着小胖熊袋袋。

    只见小胖熊袋袋向饭堂方向张望着,眼神很是痛苦,挣扎了一番后,终于还是扭过头来,将身子倚靠在门扇上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状,小九只得道:“那,我也先回去了,有事尽管叫我。”

    小胖熊袋袋袋却又站起身来,指了指饭堂方向,又张大嘴巴,指了指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小九一笑,道:“你意思是要我把饭菜给你拿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小胖熊袋袋眼中一亮,站起身来,连连拱手。

    小九想了下,道:“如此也罢,那你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向饭堂走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静尘子在前,风疏竹与水凌月在后,三人御剑直飞归云峰顶,在一偌大空旷之地按落剑光,三人来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但见九根巨大的白玉石柱,足有十人合抱粗细,高达数十丈长,上面雕刻着祥云瑞兽,成三三之数耸立在前。白玉石柱之后又是一片平地,足有百顷之大,当中玉石铺路,又宽又长,其平如镜。路尽头处,矗立着一座气势恢宏的道观,广约数十百顷,内中殿宇巍峨,金碧辉映,飞檐翘角,掩映于白石清泉之间。

    三人从白玉石柱旁走过,沿着玉石路前行,静尘子指着前方的道观,开口道:“这里便是归云观。”

    虽说未进道观,但已觉清风细细,时闻妙香,环望周围,上面是碧空澄霁,下面是琼楼玉宇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走进正门,眼前更为壮观,内中更有奇峰撑空,清泉涌地,置身其中,但觉清丽灵奇,纤尘不染,一派仙家圣地风范。

    通过一侧小道,静尘子将二人引向一侧,又来到一个单独小院,推门而见,迎面是一正面三间二层小楼,古朴典雅,看上去更像是个平凡人家一般。四围都有院墙围起,墙里靠房间一面,点着许多明灯,大如栲栳,每隔数步便有一个,远望高低错落,恍若明星。院前又摆放着数个大盆栽瓷缸,里面栽种着数株云锦杜鹃,其他与山下无异,只是植株矮小了许多,但仍是花香芬芳飘散,更引来数只蝴蝶在花间飞舞。

    站在院中,静尘子道:“此院落乃一门三进,二位尽可自由选择,明晨贫道便会带二位面见掌门真人,饭食也会有人按时送到房间内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拱手道:“多谢道长如此细致安排。”说完看了眼水凌月,又道:“如此风某便占个便宜,先择这间房了。”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小楼。

    静尘子道:“如此也好,后面肃静清幽,适合女眷住宿。”

    水凌月轻道一声:“有劳道长。”而后持水月剑,兀自向后侧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目送水凌月离开,风疏竹又转头对静尘子道:“道长,不知我等在此有何避讳?”

    静尘子笑道:“风少侠尽管放心住在这里,归云观也不是蛮横无理之地,像风少侠与水女侠这般剑仙,驾临敝观,我等上下顿感蓬荜生辉,哪里还能多加诸般禁锢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见静尘子如此谦和,又道:“如此甚好,风某只是担心打扰了众剑仙清修,能宿在如此神仙福地,我等也是倍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点头一笑,道:“上山前,贫道在雄飞峰走了一走,却未见令妹楚晴姑娘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忍不住笑道:“上山前风某已安排逐人照看,不会出现差错。晨间未见,只因她是还在睡梦中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闻言一点头,又疑道:“令妹一向喜欢如此晚起?”

    风疏竹轻摇头道:“哪里,以她性子,如何能呆得住,只因昨夜在那百丈琼台之上,陪那杜鹃花仙多饮了几杯,宿醉未醒罢了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一讶道:“百丈琼台?那杜鹃花仙数百年来,都不曾与外人接触,更不要说上她那百丈琼台了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笑道:“想是与晴儿一见如故,两人投缘吧,二人直对饮到四更方罢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更是讶异,道:“那杜鹃花仙的酒,确实入口绵柔,回味悠长,饮上一两杯都会令人痴醉,倘若真的饮下那么多,怕是明日也不一定能醒的来。”想想又道:“如此甚好,也免去贫道担忧。”说完满眼笑意看了风疏竹一眼。

    风疏竹自是会意,也淡淡一笑,环顾四周又感叹道:“想不到归云观基底如此深厚,真乃我正道之幸事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也转身望向周围,叹息道:“想那空觉寺、水月宫已是没落,对抗魔道的重任便全部压在了我归云观身上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道:“未来此前之前,风某尚且一直担心归云观会受到魔道侵袭,现在看来,归云观如此雄厚实力,邪魔外道万难入侵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点头道:“这确是事实,归云观戒备森严,外人万难进入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笑道:“如此说来,风某今夜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”

    静尘子道:“风少侠说下了,以少侠修行,纵横三界也难于对手,如何说出这睡不着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神秘一笑道:“还真有人能令风某睡不好觉。”见静尘子不解,又道:“譬如昨夜,风某可是直等到舍妹从百丈琼台下来,餐风露宿不说,更是要忍受酒香诱惑,实在难熬。”

    闻言,静尘子恍然“哈哈”一笑,道:“辛苦风少侠了。”

    风疏竹笑道:“道长三番几次叮嘱之事,风某如何敢大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人开怀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