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仇水之战(战六)

汉风长歌最新章节,更新最快小说网!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.yeyexs.cc

    “不错哦,你似乎还懂兵法?”项如意对于刘煜的表现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致胜之谋,审情定基,掌敌惰,暴己强,这叫以势压敌!”刘煜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的兵法?”项如意一愣,她不过随便一提,听刘煜的话还真像兵法之道。

    “鬼谷将道兵法!”刘煜朗声回道,然后举刀,“两翼弓手戒备,其余人随我破敌!”

    大夏龙雀在阳光之下寒光闪闪,乞活军的精神状态陡然一变,前一时刻,还是被五百分割,这一时刻已经融成了一股铁拳,刘煜正是铁拳最前沿。

    且栗胥的眼睛眯了起来,他开始审视这一千多的乞活军。

    “大匈奴的勇士从来不会害怕奴隶。”他扬起战刀,“让两脚羊感受了下我们匈奴勇士的力量!”

    乞活军以步兵为主,草原上向来有一个骑兵可以胜五个步兵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分割他们,别让他们集中在一起!派人让周围部落的骑兵来接应!”

    “杀!”黑甲亲卫同样一阵吼叫,战马奔腾着冲向了乞活军。

    右贤王的黑甲亲卫营跟乞活军碰撞在了一起,刘煜的龙雀刀挥出无人遏制的弧线,手起刀落,便有匈奴兵掉下马来。

    项如意、成庆、屈连平更是强力尾随,邓异的左手刀虽然不太顺手,但也激起了满腔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战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将领的态度。

    乞活军全军用命,即使黑甲狼骑击破了敌方阵营,仍然会有后面的人顶替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奴隶在草原已经度过了很长时间,很清楚步兵若是被骑兵分割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前面的人倒下去,后面的人即使看到弯刀砍来,也是义无反顾地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乞活军,死也不做奴隶!”兵不畏死,又何惧强敌。

    刘煜不知道砍翻了多少人,他只觉得自己正在慢慢穿透黑甲亲卫营的阻挡,他已经看到且栗胥的眼中开始了慌乱,看到那面黑狼旗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纵然落于弱势,匈奴人依然极为凶悍,相比于乞活军用生命来维护阵形,匈奴人完全是将身体挡在狼旗前面。

    完全是一副旗在人在旗亡人亡的意识状态。

    双方进入了殊死的搏斗,匈奴人少的劣势逐渐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仇水冰面上陆续出现匈奴部落的兵马,数量应该在数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“大匈奴的勇士们,我们的军队即将回援,敌人的末日马上要来临了!”且栗胥不停地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进百里者半于九十!他娘的,这些匈奴人怎么这么难硬!”刘煜当然看到了冰面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连平,有没有手雷了?全给我有出去,给我炸开一条路!”他必须尽快拿下敌方的帅旗。

    屈连平脸上满是血污,连续的血战让他疲惫不堪,当然前期兵器太不称手也消耗他很多力气。

    听到刘煜的喊话后,他摸出剩下的两枚手雷,迅速点燃,朝向匈奴马群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匈奴人已经是护卫右贤王的最后力量,两团冒烟的铁疙瘩虽然落于他们的马下,但他们依然没有躲避。

    “轰”“轰”两声巨响,十多个匈奴骑兵被炸倒在地。

    刘煜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大夏龙雀刀如风披靡,一骑快马从剩余的黑甲狼骑中间穿行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且栗胥,你的死期到了!”刘煜快速接近了匈奴右贤王,华夏宝刀划成一道闪光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且栗胥对两声巨响愣了一下,刘煜的马又飞快,右贤王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拍,他举起弯刀想要格挡。

    哪里能挡得住七十二斤神兵摧枯拉求朽地一击。

    精致的鱼鳞甲被割开,一腔鲜血喷到了空中,在场的所有人看到了匈奴右贤王被腰斩于两段!

    “且栗胥已死,匈奴人已败!”刘煜大叫道。

    匈奴主帅一死,但剩下的黑甲亲卫却还在顽强抵抗,他们像发疯一样地向刘煜冲来。

    “刘煜,砍掉匈奴人狼旗!”项如意被两个黑甲亲卫纠缠住,“乞活军,跟我一起喊,且栗胥已死!”

    黑甲狼骑最后的疯狂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帅旗,掌旗的一队匈奴人依然坚守着不退。

    他们的希望是冰面上回防的部落骑兵,当然还有攻到南岸的黑甲狼骑。

    只要保证帅旗不倒,匈奴人的兵力依然可以比拼鲜卑。

    “匈奴右贤王已死!”一千多乞活军一齐大喊,声音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南岸的鲜卑防线正在被攻破,大量的黑甲狼骑已经上了岸,他们也听到了这个不利的声音,回首望去,黑底狼旗依然在飘扬。

    “狼旗在,主帅在!”下一时刻黑甲狼骑发动了对鲜卑人猛攻。

    匈奴人至所以能突破防线,也有檀蒲的放纵,他最终还是不想见到鲜卑人折损太多,决定将匈奴人放进南岸,打算依然弹汗山地利,寻求机会歼灭敌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听到右贤王已死的声音,但从理智上讲,他是不敢相信的。只是已经到了现在的时刻,他再不相信,也得让手下的兵将相信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们防守南岸之时,本汗已命乞活军攻入匈奴营寨,敌酋已死,我大鲜卑自当崛起于仇水之南!神鹿护佑弹汗山!”

    “神鹿护佑弹汗山!”鲜卑兵士一听敌军主帅已死,当即是士气大振,竟然反冲,将匈奴人赶回了冰面之上,重新收复了防线。

    而就这匈奴人准备再度发力攻击的时候,一个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北岸大营之中的黑色狼旗竟然从旗杆上掉了下来,一时之间,所有在战斗的匈奴人都心里一暗。

    原来刘煜见到一时半会儿没法解决掌旗的这队匈奴人后,果断地取出落日弓,一箭射中狼旗的挂绳,黑狼旗从空中掉落,也让所有的匈奴人人去了战意。

    “败了,败了!”存活下来匈奴人当中,无论是黑甲狼骑,还是部落骑兵,在见到帅旗落地的一瞬间,放弃了继续战斗,而是飞快地向北跑去。

    面对着数万匈奴人的落荒而逃,乞活军虽然有阻挡的地理优势,但一战之后,兵士皆是疲惫不堪,哪还有力气去阻挡。

    至于鲜卑人似乎在庆幸,关键时刻,九天玄鹿显灵了,打落了匈奴人的帅旗,更不会去追赶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