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:温影把玉柏深叫来

再见时承诺不是敷最新章节,更新最快小说网!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.yeyexs.cc

    再见时承诺不是敷正文卷128:温影把玉柏深叫来温影的脸色可以说是很难看。

    顾熙迩安慰似的摸摸温影的肩膀,

    “看样子你好像并不想去,那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温影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熙迩对着晏彦:“去把车开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在车里,安静的如一潭水。

    他在惩罚她,他不陪她坐在后面了,他选择坐在副驾驶。

    晏彦:“要不,去喝一杯?”

    顾熙迩询问似的看向温影,

    温影看着车窗外,就像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顾熙迩:“你问问某人想不想去!”

    晏彦领悟过来,回头看看温影:“小嫂子今天这么漂亮一定要出去转转啊,别浪费这一身行头,好几万呢。”

    温影转过脸,柔和的声音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好的”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顾熙迩以为她会拒绝,这样的表情,这样的声音,丝毫看不出她在想什么,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不是那种圣母玛利亚,从巴黎行就可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她一定是在压制。

    因为季飞飞,他很享受这样虐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于温影来说,这才是顾熙迩的手段,应该有的手段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片桑叶,而顾熙迩就像那啃食桑叶的蚕宝宝,细细密密,发出令人酥骨的声音,迟早会给他啃食干净,可是……

    温影却不想反抗,慢慢沦陷……

    晏彦在耳边说着什么,她已经听不见,

    顾熙迩的声音在耳畔半温半暖的响起,“又在想什么呢?晏彦和你讲话呢!就这么不专心?”

    温影睁开眼睛:“在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学乖了?”顾熙迩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这一声笑,晏彦听出他有得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

    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刚才那气氛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他顺势附和:“这狗粮撒的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影的电话响起,顾熙迩第一个回头,电话还没接,他就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她很少有电话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没有。

    温影举着屏幕给顾熙迩看,

    “玉柏深?”

    温影:“嗯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开始后悔纵容宋岚和玉柏深。

    温影踌躇着。

    “我来接。”阴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影把手机递给顾熙迩,他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?影……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晏彦在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顾熙迩你这个人,让温影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女朋友做什么?有什么跟我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也没什么事情?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马上到………”

    顾熙迩转过头询问的看向温影,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:“马上到哪里?”

    温影看向窗外,没有接顾熙迩的眼神。

    顾熙迩真是很讨厌她这样的态度,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,没有出劲,反而被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到oscar”

    玉柏深:“咳咳→_→温影也去吗?”

    顾熙迩:“你自己问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把手机给温影。

    温影接过电话,柔声道:“昂,喂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立马声音都变激动了,

    前排两个人的脸色,非常搞笑,一个黑的一塌糊涂,一个看热闹的笑。

    “喂,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一会儿我们要去玩,你也一起吗?”

    顾熙迩即不希望她回绝他,又不喜欢她这么柔和的声音回答他。

    他拿起中控上的香烟。

    竖起耳朵听后面的对话。

    玉柏深明显更加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,好好,我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急。”

    温影挂了电话,继续看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他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,音乐开到最大,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,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,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,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。

    在经理的带领下,穿过人龙。

    当然,温影的装扮惹来全场人的注视。

    “lo娘!”

    “漂亮!”

    “还带点混血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辨识度哦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拍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不爱笑的一张脸,像一只优雅的猫,高贵的张扬。

    顾熙迩挑起眉毛。

    v1早就坐着玉柏深。

    晏彦看着玉柏深对顾熙迩说:“这哥长的太作弊了。。简直就是标准答案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:………再好看,温影也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晏彦:“我要是女人也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晏彦立马改口:“但是两者要比一下的话,我选你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:算你识相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温影,

    小妮子压根没正眼瞧玉柏深。

    顾熙迩又转过脸和玉柏深聊天。

    现在的玉柏深,

    还没喝,他还算清醒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和顾熙迩聊着天,但是眼神一直放在温影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他还是绕到她身边,“今天……有点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温影侧过脸,淡淡的回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安静的时候吸引你靠近,当靠近了,她又冷冷的对你。

    她越跑,玉柏深就越想追,她越挣扎,他就越兴奋,她的阴晴不定,可他却越想疼她,宠着她,顺着她的脾气,她不会一直粘着某一个人,她会充实自己,他见过她和老师撒娇,见过她向自己发脾气,软萌又高冷,一想到自己喜欢十年的女人在自己兄弟怀里撒娇,他真的要气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现在看着她,说两句话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晏彦站起来指着角落:“看见那个没有?”

    一女子身着黑风衣,臂上带的是那种套臂手套,但,只带了一只,凌乱又不失美感的酒红色长发不规则的搭在肩上,眼上是浓黑色眼线,妖魅又不失灵气。一只手优雅的擎着高脚杯,递于若鲜血的红唇间,微微抿了一口,摇了摇头酒吧内灯光昏暗,无人看出他的表情,她没有再喝酒,只是把玩着酒杯。

    顾熙迩:“谁啊?”

    晏彦:“柏深知道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头,温影端坐着,而玉柏深就坐在旁边,眼尾一直注意温影。

    晏彦可惜:“这哥们这么好看,有钱,就是情商低啊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阴沉道:“替谁可惜呢?”

    晏彦:“我又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顾熙迩:“哪个意思?”

    晏彦:“我意思………切,不解释。”

    顾熙迩:“喲………长脾气了!”

    晏彦:“你拿我开心!”

    顶点